结婚前几天他在歌厅叫小姐

2018-04-23 文章来源 : 情感

  我去了歌厅。按照她给我的包厢号推开了门,直觉反应是推错了,可是里面明明有我认识的人——是刚。已经喝得半醉,正搂着一个小姐做着一些猥亵的动作,和我平时见到的他大相径庭。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的,如果我没有撞见,我可以安心做他的新娘,等到婚礼那天......

  倾诉人:丹丹  年龄:27岁  职业:教师

  在外人看来,我是个十足幸福的女孩子。我是地道的郑州人,除了读大学那段时间没有在父母身边,在新乡读的以外,其余的时间一直承欢父母膝下。我的父母亲在自己的圈子里很出名,我大学毕业以后,没有费多少力气就考进了一家学校当老师。工作稳定而且清闲,而且我根本不需要花我的工资,我的父母已经为我提供了稳定而富足的生活。每天早晨,我开着车从家里出来,10分钟就可以跑到学校了。当我把车开进校门,有时候会遇见骑自行车上班的同事,同事们总会羡慕地说我实在太好命了。

  其实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,她们只看到我每天很自在地开车上班,有对有本事的父母,有个好的家庭出身。她们没有看到的是我因为这样的出身而付出的代价。就说谈恋爱这回事儿,我妈是个很要强的女人,早在我读大学的时候,我妈就很严肃地对我说,在读大学期间不能谈恋爱。一来,会影响到学习;二来,大学的时候是看不出男生到底是什么样的,以后也不一定在一个地方工作。万一成不了,又浪费时间又浪费感情。

  那时候我是个乖孩子,当然谨遵母亲大人的教导。所以,大学四年,我没有答应过任何一个男孩子的追求,一心都把时间放在了学习上。

  其实我自认为是个心地和相貌都不错的女孩子。即使没有殷实的家境做后盾,我仍然可以寻找到合适自己的人。可是自从大学毕业工作稳定开始,追求我的男孩子却越来越少了。妈妈开始广泛撒网,要求身边的亲戚朋友介绍合适的男孩子给我。毕业这几年来,我相了无数次亲,最后都无果而终。有些是见了第一次面就没有感觉,人家再约我,我肯定不会出门。还有一些是第一印象不错,但再见了几次面就没了感觉。总之,亲戚朋友们给我介绍的男孩,没有一个是合适我的。

  久而久之,大家都说我是个挑剔的人而不愿意介绍朋友给我了。我妈也总是说我,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,要先容忍人家的缺点然后才能够相处下去。她说这些的时候,我总会觉得自己很委屈,我并不是那种喜欢挑挑拣拣的人,只是我认为两个人在一起相处,最起码在最开始是必须有心动的感觉和激情的,尽管感情可以慢慢培养,但我不想还没有谈过恋爱就平稳过渡到婚姻。

  说到底,在我的心底还留存着对爱情的美好幻想吧。

  也许就是这种心理,才让我先入为主地以为,相亲这种行为并不适合我。认识范,就是在我的心正蠢蠢欲动,并且渴望着一场浪漫的邂逅来打破我平静的生活的时候。

  其实我们认识的过程也很平常。从上大学时候起,我就有去BBS的习惯,这几乎是我单调生活的唯一调剂了。恰好一个朋友向我介绍了一个以旅游为主的论坛。那里聚集了一群以出去玩儿为目的的志同道合的旅友。游遍祖国大好河山一直是我的梦想,很快地我就和他们在论坛上混得脸熟。但我从来都没有参加过现实中他们组织的活动,我还是挺保守的,我总觉得见网友是件挺危险的事情。直到在论坛上混了半年多,我才参加了一次去石人山的短途旅行。

  那是四月繁花盛开的时候,我怀着很好奇又很激动的心准备行装,去事先约好的地点和他们汇合。可能是因为太心急了,我是第一个到的。范是第二个到的,在我等待得有些百无聊赖的时候,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孩子向我走过来,穿着白色的T恤和蓝色牛仔裤,戴着一顶宽沿帽子。他站定在我面前,对我伸出手:“你好,是丹丹吧,我在论坛赏鉴过你的照片。我是范......”我慌张地伸出手和他握了握,看着他微笑时露出的牙齿,感觉有些眩晕。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吧。

  整个石人山的旅行,去了哪里,都做了些什么,在我的印象里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。我能记得的东西唯有范的微笑,洁白的牙齿,指甲修剪得异常整洁的手指,以及坚强有力的两只胳膊——我的所有背包以及爬不到山顶的我自己,都是被他的胳膊拉上去的。范自我介绍说,他是做销售的,今年30岁,刚和女朋友分手不久,参加活动就是为了散散心。而我觉得,我参加这次活动只是为了和他相遇。

  网络这东西的好处在于,如果可以的话,人们可以摈弃一切现实中的因素平等交往。所以,在范认识我的时候,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,也不知道我具体是做什么的。所以,当旅行结束以后,范很真诚地对我说,他很喜欢我,是一见钟情,并且期待与我能够有进一步交往的时候,我简直控制不住地狂喜和心花怒放。我给范留了电话和QQ号码。

  就这样,我期待已久的恋爱以一种寻常又不寻常的方式开始了。那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恋爱,我觉得异常珍贵。和范约会结束以后的晚上,还会和他通很长时间的电话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我心里面的思念。

  可是,我们的恋情还是处在半地下状态的。因为我知道,我的父母对我选择对象的要求甚高,在他们眼里,范这种销售工作根本就不算工作。如何能够做通父母的工作,让他们能够接受我找了一个在他们眼里类似无业游民的男人,是我最头疼的事情了。

  我记得有一天,我看妈妈那天看起来心情很好,就在她看电视的时候凑在她身边假装是闲聊的样子说,我的一个同事,找了一个做销售的男朋友,马上要结婚了,看起来感情很好呢!听到这几句话,我妈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有些阴沉了,她说:“你可是千万不要像她们那样,现在这社会这么乱,那些做销售的男孩子很容易就变坏了。也不要看他们现在赚钱多一些,那是鼠目寸光!生意人,总是有赚有赔的......你那个同事,吃苦的时候在后面呢!”我听她这么说,就立即噤声,不再接口了。我知道她是个异常固执的人,再争执下去,她肯定是要生气的了。

  我和范之间的事情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拖着。有次约会他忧心忡忡地对我说,老家那边的像他那么大的男人,还没有结婚生孩子的话,父母会直不起腰的。我明白他的意思,可是我有什么办法。他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,只能更加努力工作,以期能够给我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,只有这样我妈才可能把我嫁给他。

  我们甚至商量着,等到他到年底的分红加上我们俩的积蓄足够买一套两房两厅的房子,我们就向我的父母摊牌。让他们看看,其实他们的女儿自己找的男朋友还是非常有能力的,也许一高兴就同意我们的事情了!可是没等到那一天,我们的事情就被我妈发现了。

  那天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我的父母面色铁青地坐在客厅中间,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。我还很轻松地和他们打了招呼,正打算换掉鞋子回自己的房间,被我妈给喊住了。我停住脚步,转过身看他们:“有什么事吗?这么大张旗鼓的?”爸爸还是比较能够稳得住,他指指沙发说:“坐下来,我们要和你谈点事情。”

  我刚坐下,妈妈就开始发话了:“今天和你一起逛街的那个男孩子是谁?”我的脑袋轰隆了一声,虽然知道早晚都会被发现的,但是真到这时候还是会有些紧张。我说:“是我新认识的男朋友。”“真的是新认识的吗?”妈妈的眼睛灼灼发光,逼视着我。我吞吞吐吐了半天,才告诉她我们已经交往了很长一段时间了......“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,家里是怎样的吗?你就这么不负责地对待谈恋爱,让当父母的情何以堪!”说着说着,妈妈的眼泪就流下来了。我低着头,什么话都不想说。爸爸接着说:“那个男孩子我和你妈妈找人打听过了,家是在农村的,家里条件非常不好,下面还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,负担很重。他没有稳定工作,你们俩不合适!”

  “可是我们是相爱的!”我抬起头对他们说。“爱情,一无所有的男人不配谈爱情!”爸爸说,“只有爱情是不能结婚的,我和你妈妈不同意你和那男孩子交往。看在我们生养你的份上,就不要让父母操心了!”

  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。经过一夜的挣扎,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做了一个决定,放弃范,让父母放心。

  我打电话给范:“我们的事被我爸爸妈妈发现了,他们不同意我们在一起。”

  范说:“那你呢?”

  我擎着电话听筒使劲地咬着自己的嘴唇:“我......不知道......”

  我能说什么,纵使再爱又能怎样,还是要分手的。范在电话里沉默了良久才说:“好吧,我明白你的意思......”然后电话轻轻挂断。我泪流满面,想找人大哭一场,却不知道找谁。父母说,和范分手是为了我好,那我的幸福在哪里呢?和范分手不到一周,妈妈又逼着我去相亲。据说是某个大领导的儿子,据说如果嫁过去就可以从此衣食无忧,夫荣妻贵。一整天妈妈都很兴奋,一直到晚上见面。他叫刚,29岁,看起来斯文有礼,并不多话。妈妈说,这样的女婿才是她梦寐以求的。双方父母都很满意,我和刚都不置可否的样子。是可以体会到那种感觉的,我们都到了非结婚不可的年龄了,对方也不错,如果不能嫁给自己最爱的人,嫁给什么人又有什么分别呢?我悲痛地想。而刚可能不过是恰好需要一个老婆而已,他遇见了我。

  没有多少交流,只是觉得彼此还不错,我们在父母的张罗下,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结婚的事情。房子是现成的,刚装修不久......家具很容易就买到了。在认识半个月以后,我们去民政局办了结婚证,那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喜悦的,这个男人虽然不是我深爱的,但是至少看起来诚实可靠,我也算是终身有托......

  可是这喜悦没有持续多久,就被一件事情的真相弄蒙了。刚给我打电话说晚上有事,不陪我去我家吃饭了。我说可以,就自己回了家。可是恰巧我有个同学从上海回来,晚上10 点多打电话喊我出去K歌。我推脱说已经太晚了不去了,可是她说,已经快结婚的人了,最后狂欢一下,也没什么的啊!

  我去了歌厅。按照她给我的包厢号推开了门,直觉反应是推错了,可是里面明明有我认识的人——是刚。已经喝得半醉,正搂着一个小姐做着一些猥亵的动作,和我平时见到的他大相径庭。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的,如果我没有撞见,我可以安心做他的新娘,等到婚礼那天......可是现在,我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男人这样呢?就算是不爱,也要有起码的忠贞吧。

 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的家。

  我把父母都喊了起来,对他们说这件事情。可是父母却很不以为然。爸爸说:“这是男人的应酬啊。”妈妈说:“你现在想变卦,早就已经晚了,连结婚证都领了,日子定了请柬也发了,身边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知道你要结婚了,你说变就变,当父母的怎么办!”

  听着他们说这样的话,我的心彻底地凉了。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父母,难道就是为了他们所谓的面子,就一定要我搭上我下半辈子的幸福才开心吗?况且,如果没有爱情,如果遇见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,谁又能保证我的婚姻能够长久呢?

  我知道,说服我的父母取消婚礼是不可能的,可是我实在不想再这样做一个傀儡。婚礼定在猪年的腊月二十六。就在腊月二十五的晚上,我离开了家。带上我仅有的积蓄,坐上从郑州飞广州的飞机,去投奔我大学最好的朋友。因为雪灾,她一个人被困在那里过年。我知道家里人找我已经快疯掉了,但是我没办法,我无法具备自我牺牲精神,赔上我的所有。我留了纸条给他们,告诉他们不要担心我,我会回来,只是那场婚礼,必须取消的。

  现在,我从广州回来了,仍在外面游荡,不敢回家。我很少从宾馆里出来,因为我怕一不小心遇见找我的人,那种感觉很尴尬。

随机看看
NEW ARTICLE
热门推荐
HOT ARTICLE
友女网 服饰 美容 美发 育儿 瑜伽 香水 彩妆 减肥 健康 星座 解梦 奢华 百科 情感 妇科 生活 热点新闻
Copyright ©2018 www.younv.net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.